『南京自由行旅行社有限公司』,承办​到​南京旅游跟团游南京出发组团旅游​、南京公司旅游​和公司定制旅​游业务,您的满意,我们公司​的追求!

旅游导航

内蒙古旅游攻略-驰骋在呼伦贝尔草原上

发布时间:2018-12-17 发布人:转摘自:maoy7279 0 803

 

国庆节七天长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在家宅无所事事,出门逛没事找事。对于喜欢带全家旅行的我来说也是无可奈何,自己还总结出了大小假期人满为患,不宜去的四种“瓶颈”景区,即:名山大川,道路狭窄不能去;临海岛屿,轮渡排队不能去;古城古镇,环境封闭不能去;超大城市,吃住翻倍不能去。那人少景美的地方在哪里呢?经过综合考察,内蒙古呼伦贝尔进入了我的视线。事实证明,国庆节选择这个地方是对的,景色有照片为证。

  • 呼伦贝尔!我们来了!


长春火车站


长春开往海拉尔的火车可不像长春轻轨,上面挤满了人。出发前天晨知道没有买到卧铺票,还信誓旦旦的说他站一夜也可以,可刚上车竟然靠在座位上“叭叭”地掉起了眼泪。问其缘由,反而问我:不是动车吗?不是说三个座连着吗?两个座怎么睡觉啊?媳妇见状和我邻座的两个乘客换了座位。火车开出一个多小时后,我才发现长沙两个朋友中午在手机QQ上放弃行程的留言,我通过手机和小白大哥协商后,确定原来的行程和车辆不变。直到后半夜,火车上才陆陆续续下去不少人,我和媳妇也能够轮流到其他车厢躺着睡上一两个小时。终于盼到天亮,我们4个人在车上吃过自带的早餐,又都换上了厚衣服,与对面祖籍也是山东的当地人聊着天,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心中默念着:呼伦贝尔!我们来了!


达尔吉林

奥德赛很快穿过了并没有多少特色的海拉尔城区,不远处山头上的一座白塔和塔下的宏伟藏庙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张大哥告诉我们,这是敖包山上正在恢复重建的慈积金刚塔和达尔吉林寺,也是带我们去的第一个景点。当我们站在空旷山坡的寺前广场,层层台阶上的红庙白塔在湛蓝天空的映衬下分外醒目。由于当天要赶到根河市住宿,我们没有进庙,直接驱车又来到庙后塔前的广场。在这里凝视慈积金刚塔,圣洁、纯净、洁白,高大、庄严、神圣,令人肃然起敬。回首眺望达尔吉林寺主殿,雪白的墙壁、高大的屋顶,整个建筑群依山顺势,气势恢宏。这是我们整个行程中唯一一个纯人文的地方,车驶出老远,回首仍能看见白塔的身影,像一位慈祥的神灵护佑着我们一路向北……


金帐汗蒙古部落

随后一眨眼的车程我们来到了金帐汗 部落,这是一个人工景区,据说曾是一代天骄秣马厉兵之处,布局成当年成吉思汗行帐的模样。由于我对拍影视剧的景点型草原有种本能的抵触,秋草的枯黄也没有令我眼前一亮,就没再往里走。写游记的时候才知道,也许在景区高处才能看到老舍笔下莫日格勒河那百转千回、紧凑相叠,用九曲十八弯都不足以形容的“天下第一曲水 ”奇观。

呼伦贝尔大草原


离开金帐汗 继续北行,平坦的公路两侧秋草已黄,我们也完全进入了没有人工痕迹的景色之中,只能用广袤与辽远来形容眼前的一切。想象中呼伦贝尔大草原应该一望无垠,极其平坦,身临其境才知道这儿的草原其实是由无数平缓的山丘连缀而成,平坦中连绵的起伏,连绵间让你感觉汽车​仿佛一叶扁舟荡漾在茫茫大海的波峰浪谷中。说实话,我刚见到秋天的草原,却如浓茶入口般苦涩,虽然没遇到如草原男人般狂野的寒风,但确实感受到枯草垂暮时的苍凉。我曾经见过盛夏大草原满眼绿色的惊艳与辉煌,而深秋的草原竟像一位老人,默默地向路人诉说着生命的过程:曾经所有的“成功”不过是用以自鉴的镜像,直到有一天,人们看到的是沧桑和衰老。

随着道路的延展和思绪的深入,我却慢慢发现和体味出这片广阔天地间的另一番风景和意境:诺大的草原一片金黄,不见一棵树,远远望去似有无数曲线在温柔地跃动,草场上满眼星星点点的牛羊和草卷,恰似曲线上跳动的音符。除了草场,还能看到一片片已经收获的麦田,留在地里的麦秆被大型收割机画出了一道道黄黑相间的平行线。蓝蓝的天空和水流、白白的云朵和羊群、黄黄的草场和麦田、黑黑的土地和灌木,眼前的草原秋韵竟也是如此充满色彩和生机,不由使我想起了白居易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额尔古纳

到达额尔古纳 市不觉已过正午,午餐是在市政府所在地——拉布大林一家不起眼的小店解决的。在呼伦贝尔的第一顿饭我们选择了手把肉和奶茶、羊血羹等具有草原特色的菜,媳妇去厨房亲自选取了羊肉和羊排。“手把肉”这道菜其实就是简单的水煮,没有复杂的烹调步骤,也只有简单的两三种调料,但吃到嘴里绝对真材实料,肉质鲜美。原来草原的牧民和海边的渔民一样,都生怕味道混杂的调料掩盖了鲜肉的原味,不像内地的人通过重口味调料把饲料喂大的肉烹制出了各种味道。难怪老子在《道德经》中就曾经说过:“五味令人口爽”,告诫人们山珍海味吃久了也就尝不出味道来了,口舌都会因此而麻木。


额尔古纳湿地保护区


茶足肉饱,随即我们来到了有着“亚洲第一湿地”之称的额尔古纳(根河)湿地。我之所以在湿地前面加上了括号,是因为弄不清额尔古纳湿地和根河湿地是不是名字不同的一个地方。据我的理解,这个湿地流经的河流是根河,所以以前叫根河湿地,但后来因为湿地景区在额尔古纳 市境内,所以现在正式的名称叫额尔古纳湿地,根河上游正在建设的湿地叫“根河源湿地”。

也许是因为国庆节,也许是因为旅游淡季,湿地的门票只有20元,加上电瓶车的往返费用也才35元。从电瓶车下来,我们沿着木质栏杆往山坡上走,说是木质栏杆,其实真是实木的;不仅这里的栏杆是实木的,一路下来所有景区的栏杆都是实木的;不仅栏杆是实木的,景区内的房子、垃圾桶、指示牌、导游图,甚至莫尔道嘎镇上几个伐木工人的城市景观雕塑中抬的那块大原木,也是实木的;这里只要看着像木头的东西,全都是实木的。让来自内地城市的我不由得惊叹:真奢侈!回头想想,也真是很自然,取之于大自然,回馈于大自然,这也许才是真正的和谐共生!

随着木栈道的升高,我们的视野逐渐开阔,根河和湿地也一点一点地展露在我们面前。从一池蔚蓝的水泡子,到一湾湛蓝的曲水,最后看到的是万里无云晴空下,远山草场映衬中,植被茂密湿地间那条任意曲折、飘逸如带、清澈静谧的河流——根河。我们呼吸着湿地的清新空气,赏心悦目着根河那道似太极图般S弯的壮美景致,喜乐着,陶醉着,畅想着。虽然游人只能在边缘赏看远眺,无舟楫廊桥深入其中尽兴,却也保护了湿地的生态和原貌。我们在坡顶的观景平台留恋了许久,才沿着景观步道往坡下河边的方向走去。湿地中,形似深深马蹄印的湖泊令人遐想;同心岛周围曲水 环抱草甸,灌木岸边丛生的景致令人赞叹;山间的白桦林连绵成片,在秋日的金黄中,那一抹白甚是显眼。


驶向根河


临近16:00我们才继续出发,顺着根河向根河市驶去。曲水旁,一群鸭鸭,在河之洲;路两侧,几头归牛,闲庭信步。张大哥告诉我们,冬天的草原上,羊会自己抛雪觅食,而牛却不会,只能吃牧民提前打下的冬草;但牛认路,能自己回家,羊却不行,需要靠牧羊人驱赶。我们还发现道路的急转弯处有固定在水泥围挡上的彩色轮胎十分惹眼。张大哥说,团队人多的时候,大家一般都喜欢在轮胎墙上面左拍拍、右拍拍,我也想起了曾经看过不少游记中的旅友在这些轮胎墙上留下的欢颜。

车没开多长时间,张大哥告诉我们已经从草原进入大兴安岭林区的边缘地带了。沿途的草原逐渐被河边低矮的灌木取代,进而是山坡上成片的高大红松和白桦,虽然金黄的色调依旧,但景色却与草原大不相同。无际的黄草变成了近在咫尺,错落有致,层次分明的丛林,在蓝天、白云、河水和夕阳的映衬下,显露出油画般的韵味。


中国敖鲁古雅鄂温克族驯鹿文化博物馆


10月3日早晨,依旧是一个大晴天,我怎么也睡不着了,第一个起来在周围转了一圈,气温不像想象的冷,确定了吃早饭的地方后回旅馆招呼大家。早上9:00,我们退房吃饭,再次踏上了一路向北的旅程……

张大哥带我们首先来到了敖鲁古雅鄂温克族驯鹿文化博物馆。“敖鲁古雅”是地名,鄂温克语,意为“杨树林茂盛的地方”;“鄂温克”是我国的少数民族之一,意为“住在大山林中的人们”。他们藏于大兴安岭林区的林海雪原之中,坚守着最原始的狩猎方式,与驯鹿为伴,被称为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是中国唯一饲养驯鹿的民族。

这里场地空旷,一座座折页屋顶的木头房子很有特色,一组向前奔跑的驯鹿群雕下镌刻着:“中国驯鹿之乡”,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动感十足。这个季节几乎没什么游客,我们也没有进博物馆去看,好奇地在仅有几家仍在营业的商铺里转着看着。我对鹿角、树皮等用当地特产做成的工艺品很感兴趣;天晨却被商铺外几条懒散地眯着眼睛打着盹的狗狗吸引了眼球;媳妇对动物皮毛作成的服饰情有独钟,把看中的一顶外翻狐狸毛的帽子戴在了天晨头上,哇塞!那种林海雪原的感觉顿时出现在眼前;小薛也是看看这里,摸摸那里,还不时地问问价格;由于物品超出了我们的心理价位,最终只买了两瓶蓝莓汁饮料就此作别。


敖鲁古雅原始驯鹿部落

随后,我们又来到了博物馆对面不远的驯鹿部落,一座鄂温克人使鹿的雕塑立在路边,台基上写着:“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诉说着这个民族的独特历史。我们购票后沿着木栈道进入这个神秘的原始部落,看到了一个个用桦树皮围成的圆锥型白色房子,既像房屋又像帐篷,旁边的介绍说这是鄂温克人的传统民居,叫“撮罗子”。不远处的树杈上还有一个架空的小木屋,是用来储存食品、衣物和工具的仓库,鄂温克语叫“靠老宝”,译为“树上的仓库”,上盖桦树皮遮挡雨雪,防潮防兽,从不设锁,从不防人。就在这时,几头造型奇特的驯鹿走了过来,它们长着马一样的头,鹿一样的角,驴一样的身躯,牛一样的蹄子,彻底颠覆了我们心中“鹿”的形象。跟着这些鹿继续往部落深处走,从三五只到一群,毛色有褐色、灰白色、花白色和白色;鹿角有的毛茸茸才露尖尖角,有的已经十几个枝叉,十分威武。驯鹿无论大小都十分温顺,或趴在树下休息,或跟着游客吃篮子中的苔藓和蘑菇;如果站在栈道上的游客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它们就在原地等待;游客给它们让路,他们就摇着短尾巴低头走过,一副不紧不慢,悠然自得的样子。介绍上说驯鹿是唯一雌雄均长角的鹿,角的分叉能超过30个,腿长有力,宜于踏深雪行走和长途迁徙,善于穿越森林和沼泽地,被誉为“林海之舟”。曾经是狩猎鄂温克猎人的主要生产和交通运输工具,现在又成为鄂温克人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 的珍贵经济动物 。驯鹿每天自己成群跑出去觅食,因为定期要补充盐份,所以不用担心它们走失,需要盐份的时候自然会回到主人身边,盐就是鄂温克人向驯鹿施的魔法,使它们记得回家。


随后,我们继续沿着木栈道往深处走,看过了狍子苑,来到了森林中的娱乐区,这里的秋千、跷跷板简单的也只是一块木板、一根绳索和两块一长一短,垂直交叉的原木。我们一家人分别坐在跷跷板的两头,不仅上下起伏,还能360度旋转,在古老质朴的玩具中,在欢声笑语的回响中,充分享受着大自然带给我们的欢乐。最后,我们还品尝了这里的蓝莓鹿奶饼,心满意足。这些在原始森林中就地取材的生存方式真正体现了人与动物们共同生活,人与大自然同栖共眠的历史图景,不得不令我们这些生活在现代的“文明人”感叹!


继续向北 乱云飞渡自成一景

继续向北,这时风未起,云已涌,缓缓变化的云朵又带给我们新的惊喜。我们一路拍照,一路前行,好几次忍不住停车观景,沿途辽阔的草原已看不见,蔚蓝的河水已藏在了林间,低矮的灌木逐渐退到幕后,远处山包上黄白相间、错落有致的丛林也渐渐成为背景,只有道路两侧成片的落叶松闪着耀眼的金光,乱云飞渡中跃然成为当仁不让的主角。


得耳布尔

穿过一片林海,道路两侧逐渐出现了一排排小木屋,在层林尽染的背景下格外显眼。张大哥告诉我们,得耳布尔镇快到了,没想到这里的铁锅窝窝鱼会成为我们在呼伦贝尔吃到的最美午餐。

得耳布尔镇几乎只有一条街,一排三角形门脸的平房都是餐馆,我们选了一家叫“老百姓”的小店。当大家进去点餐的时候,我却被街上的奇景吸引,只见从两排平房形成的交叉点开始,一朵朵超大的云朵排山倒海般的压过来,气势逼人,似乎触手可及。我连忙举起相机留下这惊心动魄的瞬间,这天也成为我们在呼伦贝尔遇到的唯一一次银河荡云,浪波满天的天气。


穿越森林的铁轨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已经15:00,我们拍拍满意的肚子继续出发。蓝天上的白云还在飘,林间的落叶松还是那般黄,我们依旧在路上走走停停,天晨和小薛依旧跳着拍着。在一处火车平交道口张大哥停下了车,穿越森林的铁轨自然是大人孩子的最爱,我们沿着平行的铁轨,踏着一块块水泥枕木往丛林深处前行。拐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前面只见树与天的交际,后面已不见来时的道口,一侧是黑灰的灌木丛,一侧是金黄的落叶松……电影中,火车与森林间不知发生过多少令人感怀的故事,而我们正身处其间。


莫尔道嘎国家森林公园


10月4日清晨,我们终于来到了享负盛名的莫尔道嘎森林公园,“ 南有西双版纳 ,北有莫尔道嘎 ”,呼伦贝尔绚丽的画卷从此延伸到原始古老、松涛激荡的大兴安岭密林之中。

进入莫尔道嘎国家森林公园高大的木制大门就是冯小刚影片取景的夜宴桥,虽然木桥没什么特别,但桥下的清流石滩、高乔低灌却极具动感,富有层次,引得我端着相机在桥上驻足许久。迎着朝阳,驱车沿着没有沥青水泥的碎石土道行进,两侧古木参天,植被丰富,路面上落满了褐色松针,路两边还残留着未化的积雪和冰冻的水洼。眼前一片布满了枯草的水泡子让我们再次停下了车,满怀喜悦地走近它,纤细草叶上凝结的白霜冰露在晨光中闪着莹莹银光;小心翼翼地在它旁边穿行,脚下发出“嗦嗦”的低吟,还未听清说的什么悄悄话,一声“唉呀!”媳妇的鞋面已经在冰面的“咯咯”脆响中被冰水打湿了。回声过后,周围依旧是如此的幽静,路过车辆偶尔发出的“嘀嘀”声把我们从梦中唤醒。


一目九岭,是深邃与辽阔的大兴安岭

随后经过猎人之路就是一目九岭。山巅之上,极目远眺,一览无余,山连山,岭连岭,山形多样;山外有山,岭外有岭,山峦起伏;向下俯视,山下有谷,谷中有丘,原始森林随地势起伏,高低错落,远亮近暗,层次分明,大兴安岭的深邃与辽阔尽收眼底。


十几匹身腰修长的马儿倒善解人意,并不在乎我们的到来,只顾低头吃草,偶尔几声响鼻反而衬托出这里的安静。眼前的一切都闪着金灿灿的光芒,不知是夕阳点缀了麦田里的马儿,还是麦田和马儿点缀着草原的夕阳?


额尔古纳河

傍晚时分,我们抵达了临江 。一个河道拐弯处的山坡上,长枪短炮早已摆开了架势。我们跳下车,奋力爬了上去。我安顿好媳妇和天晨,也拎着相机加入了拍摄大军。夕阳下,蓝色的额尔古纳河像一条绸缎,河沿画出的优美弧线充满动感,河中心圆弧形的小岛泛着荧荧金光,河边的一条蜿蜒小路通向不远处的临江。我围着山坡绕了一周,选好了自认为最佳的角度,等待……17:00左右,等来了落日,却没等到如火的漫天晚霞,我只得把那些“大师”和“长枪短炮”摄入了自己的镜头。招呼媳妇和孩子悻悻地走下山坡,却发现落日的余晖透过黑色的山影洒在河面上煞是好看。


尾声


路过三河回族乡、穿过额尔古纳市,当我们再次看到敖包山上的慈积金刚塔和达尔吉林寺格外亲切,完成护佑使命的白塔似乎又在目送我们返程。大概17:30,我们在海拉尔火车站与张大哥告别,回济南后才从小白大哥那里知道,我们是他今年带的最后一批客人,已经回到鄂尔多斯与家人团聚,估计较长一段时间不会在呼伦贝尔带客人了。等我们在街面小店吃过晚饭,天已全黑,对面的海拉尔火车站灯火通明,比白天更加好看。虽然呼伦贝尔此时伴着夜色在我们面前已经完美谢幕,但这片富饶而神奇的土地不仅是人类从森林向文明进发的起点,还隐藏着多民族发祥地共同的符号,更是蒙古人心灵和精神的家园;不仅是一片融入自然的净土,也是一个曾经轰轰烈烈、而后归于寂静的圣地。从蒙古族的发祥地——蒙兀室韦苏木,到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发迹地——额尔古纳河,蒙古民族在此发展壮大,最终走上波澜壮阔的历史舞台。难怪《慈积金刚塔记 》中这样写道:“十美之地,风水所系……。东聆松涛低吟,南观两水相缠,北倚兴安余脉,西眺万里高原……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
贴心价格 同类产品,质优价廉
精制行程 项目安排,精品优化
人性服务 专属客服,快速响应
措施保障 安全第一,制度防范